app蘑菇街


原本熟睡之中的贝拉,听见了倾羽的声音,自然而然地睁开了眼睛。

她瞧着眼前的纪雪豪、倾羽,还有父母跟纪家父母,思绪一点点回笼。

倾羽站在她床头,眼中有泪光浮现而出:“姐姐~!”

虽然她不记得,但是那种感情还在,这是一手将她带大的姐姐啊!

刚才姐姐睡着的时候,她就觉得姐姐异常美丽,现在姐姐睁开了双眼,露出散发着淡淡有蓝色光芒的眼珠,倾羽真的觉得这世上再难找到跟姐姐一样美丽的女子了。

“真好,我姐姐好漂亮,真好!”她欢喜地笑着。

就像是孩子发现自己的妈妈是世界最漂亮的女人一样,那种骄傲透着自豪,从她喜悦的口吻中溢出。

贝拉看着她安好地站在眼前,眼泪跟着夺眶而出:“我的倾羽!呜呜,我的倾羽!”

她伸出手去,却在倾羽握上之前,被倾慕握在了掌心里。

众人诧异地望着倾慕,但听他轻柔地拭去贝拉脸上的泪,望着她疼惜道:“乖,为了一一,别再情绪化,不要激动。”

贝拉赶紧深呼吸,又看着纪雪豪:“都回来了,太好了!真的太好了!”

沈帝辰还是担心女儿的身体,见她醒了,当即道:“一会儿再叙旧,先打保胎针吧。”

白雪皑皑雪景美女美丽动人户外照

护士赶紧走上前,将手中白净的托盘放在床头柜上,道:“太子妃殿下,打针了。”

粉红色的布艺帘子围着贝拉的床绕了一圈,当即将纪倾尘他们都隔绝在外。

帘子里面只有倾慕陪着贝拉,护士让她侧过身,她扶着倾慕的手微微侧起,护士将她的裤子拉下一点,贝拉脸颊一红,握紧了倾慕的手,羞赧道:“不要看。”

倾慕笑了。

俯首在她脸颊上亲了亲。

一针下去的时候,他的吻在她脸上细碎如雨点般落个不停。

直到护士说好了,倾慕才停止亲吻,并且亲自帮她摁着覆在针眼上的棉棒,羞得贝拉都不敢睁开眼睛去看。

过了会儿,他给她穿好裤子。

帘子重新拉开,倾慕扶着贝拉躺好,将她的床头摇上来一些,让她半坐着跟大家说话。

这一次,贝拉总算是握到了倾羽的小手了。

她捧着倾羽的脸看了又看,道:“倾羽,越来越漂亮了,皮肤变的好好啊,而且,长成大姑娘了。”

这一句话,本来也没什么。

偏偏倾羽身后的纪雪豪顷刻间红了耳根。

他不会忘记,在洗髓池里的那几日……

贝拉说的不错,倾羽长成大姑娘了,再不能像小孩子那般对待了。

大家坐在一起聊天,贝拉的心情显然好了很多。

倾慕见她凯欣,他的心也一点点放下了。

本来,今晚该是倾慕夫妇的答谢晚宴,要换上敬酒服感谢大家前来观礼。

但是贝拉失血过多,只能卧床休息安胎。

于是,临近傍晚的时候,卓然边开车过来接沈帝辰夫妇回去配合招待亲友,云轩也将纪家人送了回去,并且回了一趟太子宫,给倾慕夫妇带回晚餐。

眼下,屋子里只有倾慕夫妇二人。

倾慕坐在床边认认真真给贝拉剔去鱼肉上的刺。

其实,这道菜是倾慕最爱吃的,曲诗文给贝拉弄得是已经去了刺的鱼圆,汤里的,比较清淡。

因为是给孕妇吃的,所以曲诗文只放了一点点的盐,别的调味料都没加。

偏偏贝拉今日对鱼圆没什么胃口,觉得有点腥,而倾慕碗里的鱼肉则是微辣的,调味料比较多,贝拉吃着微辣的鱼肉,很有胃口,米饭跟着一口一口地吃下去。

倾慕见她吃的开心,便将所有的鱼肉都剔干净给她。

灯华下,贝拉望着他,忽而道:“倾慕,一定会是这个世上最好的爹地了,将来一一吃鱼的时候,不用愁了。”

倾慕抬眸看了她一眼,问:“我对一一好的话,会吃醋吗?”

“不会,那是我们的女儿啊,对她好,就是对我好啊。”她望着他,又问:“对了,我记得有个白虎,有个身穿铠甲的少年,他们是谁?”

“是倾羽在古代的师父跟大师兄。他们帮了倾羽跟雪豪很多。等身体好些了,我带去跟他们认识一下。”

“好啊。”

“不过,要多吃点。来,吃口猪肝。”

“呜呜~倾慕,人家不喜欢吃内脏啦!”

“乖,吃一口,就一口。”

倾慕哄着她,一口之后又是一口,十几片猪肝都进了贝拉的肚子里。

医院里,贝拉在倾慕无微不至的照顾下,脸上始终洋溢着幸福的微笑。

而纪家的别墅,今晚则是热闹至极的。

纪家的管家跟下人,都是孤白子煜给帮忙找的,毕竟这方面他比较熟,纪家跟乔家又是姻亲,私下里但凡能帮得上忙的,基本上都帮了。

一桌美味的菜肴端上来,都是家里的中国厨子做的纪雪豪最爱吃的菜。

这些菜很多倾羽都没吃过。

虽然她以前在中国流落过,但是哪里能吃得上什么好吃的呢?

大家纷纷食指大动。

曲诗文酿的紫薇花纯露酒,度数不高,花香与酒香结合,芬芳怡人,倾羽吃饭的过程里,看着纪倾尘笑呵呵地给倾容、雪豪都倒上了,她也馋的端过雪豪的杯子,尝了一口。

纪夫人笑了笑,问:“怎么样?好喝吗?”

“嗯,甜酒,我也想尝尝。”倾羽说着,想起什么,又道:“在古代,每天夜里雪豪都跟大师兄坐在屋顶上,一边喝着米酒,一边赏月,他们都不让我喝。”

雪豪当即解释起来:“那是太小了。师父酿的米酒跟诗姨酿的不同,那个有点浓度,诗姨是照顾我们这些贪杯的小孩子。”

想想这会儿也坐在餐桌上吃呢。

在医院的时候,雪豪给了她一点灵力,她现在的模样像个十岁的孩子,比倾羽还小。

她想长大来着,但是雪豪说,最好循序渐进,一下子忽然失去太多、又弥补太多,怕想想身体吃不消。

她的体质跟纪雪豪完不同。

她跟流光必须每天坚持修炼,以飞升为目的,才能得到永生。

而雪豪是什么都不用做,就已经得到永生,他跟倾羽如今是一个体质:与天地共存亡。

想想抓过酒瓶,笑着给倾羽倒了一大杯:“喝吧!今天团聚,难得喝一次,酒逢知己千杯少!”

倾羽笑着道:“谢谢大皇嫂!”

想想闻言一愣,美滋滋地笑了,望着倾羽道:“我们倾羽越来越漂亮可爱,越来越懂事了。”

然,这件事情的后果就是,倾羽醉了。

有人醉了会不停打电话,有人醉了会不听唱歌,有人醉了会直接睡觉,但是倾羽,则是一边唱、一边傻笑、一边在夜色下飞来飞去的:“啊哈哈哈~啦啦啦~!”

纪雪豪真是吓坏了。

毕竟大晚上的,看见有人在屋顶上跳着唱着,很诡异的。

纪倾尘夫妇跟倾容夫妇追到院子里一看,都吓傻了。

头像

admin | 11821863@qq.com